明明没病,却老爱谎报症状、博取同情。原来这些人是得了「这种病」

你身边也有习惯夸大病情、搏取同情的朋友吗?(图/Unsplash)

「我是凯西,才19岁,正在与白血病搏斗。」

「我是凯西的母亲,女儿聪明又乐观,但正在死去。」

以第一人称或照护者角度描述身体病痛的网路故事最吸引人了,读者沉浸于罹癌故事的感人分享,甚至想寄送礼物卡片鼓舞凯西与其母亲。

一段时间以后,大家才发现这些事情完全不存在,完全是个中年妇女在网路上为了捉住大家的眼球而编写的。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有时实在不好区分。今天我们就来谈谈这个喜欢让别人以为自己生病的「孟乔森症候群(Munchausen syndrome)」,以及加工製造他人生病的「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Munchausen syndrome by proxy)」。

(图/照护线上)

孟乔森(Baron von Munchausen)是18世纪的德国男爵,男爵喜欢在晚餐宴客时诉说自己于战争时的经历,把自己的人生描述得天花乱坠,还被作家写成书籍出版,「孟乔森」因此成为「夸张骗子」的同义词。

那罹患「孟乔森症候群」代表怎样的意思呢?代表这位患者反覆并故意地製造病徵,夸大自己的不舒服,让其他人以为自己身体生病了,希望他人能看到自己受伤、病恹恹的一面。而且,这类病人他并不想痊癒,喜欢继续停留在虚弱无助的模样。这种与焦虑症和诈病不一样,焦虑的人通常是真的担心自己生了各种病,诈病通常是为了获取金钱、免兵役等更实质上的报酬,然而「孟乔森症候群」患者并非为了赚保险费而表现日常生活的失能,是希望自己成为个弱小的病患角色,成为他人注目的中心。

通常「孟乔森症候群」者会有以下症状

(图/照护线上)

谎报自己的症状

通常会选择很难被量化或很难被反证说「你没有这些问题」的症状。类似说法是「我头非常痛」,或说「我刚刚失去意识,昏倒了一下才醒过来」,或者「我刚刚可能有癫痫发作,完全不记得了」。甚至这些患者会于网路上加入病友团体,诉说自己曾经濒死又奇蹟复活的经历。

修改检查结果

像是要测体温时,先把温度计拿去加热,假装量到自己发烧并拍照上传。患者也可能会掉包尿液,或自己把血液混进尿液,企图让检查结果出现异常。

(图/照护线上)

自行创造症状

患者会自己割出或烫出某些伤口,并谎称为意外引起的。患者可能故意服用一些会让自己中毒的食物或药物,像是血压正常的人,却故意服用降血压药让自己血压降很低,产生头晕甚至昏倒的症状。有的则是刻意用弹力带、橡皮筋这类的绑住肢体,让手臂或腿呈现缺血、变成蓝紫色的模样。

自行加重伤害

若跌倒有了个伤口后,患者会故意多抹一些泥巴、土上去,让伤口看起来更严重,增加感染机率。手术多了个刀疤时,会故意在伤口还没癒合的时候又扯开伤口。

「孟乔森症候群」的成因不明,一般推论患者可能于孩童时代受到忽视或虐待,或曾经真的因为健康问题而时常住院,进而发现自己能因「健康状况不佳」而获取关心,像这时就能在社群网站上po文写上「又住院了,别担心我」这类的话语,并获得满满关心留言,感受自己存在的重要性,并把照顾自己的责任过渡给他人。有些则是对能欺骗愚弄医师感到满意,好似自己获得了某种控制力量。根据研究,罹患「孟乔森症候群」的人常见于20到40岁之间有医疗背景的女性,例如护理师、技术人员;以及30到50岁的未婚男性。整体来说男性比女性更常见。

(图/照护线上)

那要怎样从中看出端倪呢?以下几点或许暗示着病人有罹患「孟乔森症候群」的可能:

● 疾病史戏剧化但又前后不一致

●一旦开始治疗,又跑出新的、无法解释的症状

●状况变好后,很容易又复发了

●对医学名词或教科书如何形容疾病非常熟悉,描述症状时很像在背诵教科书

●检查结果都是正常,但患者又会跑出新的症状

●不希望医师与自己的家人、朋友或过去的诊治医师会谈

●万一发现医师好像快拆穿他的谎言,就会再换一间诊所或医院

●四处求医,在不同城市找过许多医师

●就医时说自己过去得过很多病,却没有什么医学文件证据,可能推託自己都一直住在国外

●大费周章地找很多医师诊断、看病,但说到治疗就变得很迟疑

(图/照护线上)

接下来我们来看另外一个疾病: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

孟乔森症候群说的是自己表示身体有很多不舒服,而「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则是指,「照护者」透过加工「被照护者」的病情,来博取大家的注意力。这里照护者通常是妈妈的角色,被照护者通常是其小孩。妈妈本身可能有医疗照护系统的从业经验,同样的也不是为了物质上的回报而加工小孩的病情,而是希望博取大家的关注,能在社群网站发文说:「啊!今天小孩又住院了!」或贴出小孩重病的相片。

(图/照护线上)

美国曾有几个案例,像是妈妈故意多次餵食五岁小孩过量的盐,创造小孩体弱多病的模样,冲高部落格人气;或妈妈多次试着拿枕头等闷住小孩,使其窒息,再送往急诊室说「小孩突然脸色发青」或「小孩可能突然癫痫发作」,追查起来,妈妈照护过的亲生儿女或邻居小孩等有多人都因类似的窒息事件送医或死亡。当医疗人员试着解决小孩的病症、找出病因时,患有「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的妈妈表面上看起来很慈爱及关心小孩,有时甚至是过度介入医疗,但却会持续暗中加重孩子的伤势。

(图/照护线上)

因此这类的小孩会因很多奇怪、无法解释的症状而住院的医疗史。小孩的状况变差常在妈妈单独于身边时发生,由妈妈自己回报,但医护人员不曾观察到同样的状况,后来小孩的检验结果与症状很不相符,或在小孩的尿液、血液、粪便检体找到不寻常化学物质。小孩住院时症状会恢复,但一回家又变糟(例如住院时从未癫痫发作,从未有脸色发青的状况,但一出院就又因为脸色发青,血氧下降而被送到急诊)。另外就是回顾家族史,同一个家族中小孩有不仅一起的不寻常案例或死亡(曾有妈妈因儿女都是怪病死亡上新闻,被称为是「全国最可怜的母亲」,七十多岁时这位母亲才承认自己谋杀了多位亲生儿女,儿女根本不是怪病死的,是死于妈妈策画的谋杀)。

这里我们提到孟乔森症候群与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的原因,并非是叫大家随时随地怀疑别人在装病。其实站在医师及其他医疗人员的立场,我们都会先想「要如何减轻患者的病痛」与「找出患者的病因」,而不是用调查一个案子的心态(还得怀疑患者说法的可信度),医护人员倾向相信患者及其照护者的说法。然而,任何人要得到正确、恰当治疗的前提本来就是要对自己的病情据实以告,如果不诚实,就很难得到适当的治疗。

「孟乔森症候群」的患者不是为了金钱等实质回馈而装病,通常是心理有个缺口,需要靠身心科医师的访谈与诊治,透过心理分析与认知行为治疗等方式改正这些行为,但由于患者通常只愿意承认自己有生理不适,不想面对心智问题与接受治疗。

「代理型孟乔森症候群」会造成更多麻烦,因为受害者常是没有反抗能力的小孩,这些孩子很容易在照护者的长期虐待下出现永久性的伤害、多次住院、甚至死亡。要如何保护受害者,及早发现照护者竟是加害者,就需要强大的社会网路偕同帮忙了。说到底,我们或许更该对身边的人主动付出更多的关爱,否则在这种社会愈冷漠,医疗又便宜的情况下,总有人会想要用这个坏方法博取关注的。

文/白映俞医师
本图/文经授权转载自照护线上(原标题:装病博取关注 – 孟乔森症候群(懒人包))

责任编辑/李颐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