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留学生案接触者全都没抗体!病毒究竟是哪来的?指挥中心大胆提出这看法

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卢逸峰摄)

关于日前来台留学,返日后确诊引起国人密切关注的日本女留学生案,扩大採检213名密切接触者及同校师生后,抗体检验结果终于在今(8)日出炉!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张上淳专家谘询小组召集人表示,综合5种不同的抗体检测方式,判定结果为全面阴性,该名日本女留学生并没有传染给密切接者及同校师生。且在历经此案和敦睦舰队案后,证实抗体检验确实存有伪阳性、伪阴性的问题!

该日本女留学生核酸检验CT值介于37、38灰色地带 判阳、判阴确实有争议

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陈时中指挥官表示,针对日本女留学生返日被检验出弱阳性、伪阳性情况一事。指挥中心也有透过外交管道,希望请日方协助重新进行检验,但因为日本病例数持续处于相对的高峰,日方可能也没有这样的余力协助再确认。不过,陈时中指挥官指出,但指挥中心也有针对日本女留学生在台期间的接触者进行血液检查。

对此,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张上淳专家谘询小组召集人也进一步说明。其提到,先前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庄人祥发言人也曾和大家报告外,该名日本女留学生核酸检验呈现弱阳性。

核酸检测CT值介于37、38的数值,但一般台湾在认定上通常是数值在35以下判定阳性,35~40之间则是灰色地带,所以该名日籍女学生的核酸检测结果,到底要判阳,还是判阴确实是存有一点争议的。但指挥中心还是尊重日方认为是阳性的结果,进一步对于该名日本女留学生在台期间的相关接触者进行疫调。

日本女留学生案,抗体检验扩大採检213人 分别为123名密切接触者及90名曾有发烧、呼吸道症状同校师生

张上淳教授提到,一般例行疫调追蹤,会针对确诊日往前推14天,于是便发现该名女学生共有123位密切接触者,因此第一时间也立即要求这123位密切接触者进行居家隔离。

不过,因考量如果指挥中心尊重日方判断,认定该名女学生为阳性,那么其核酸检测CT值呈现37、38数值的状态,就代表她很可能已经进行到感染病程的尾端,也就是已经发病1个月、1个多月,进入忽因忽阳的阶段。

所以指挥中心也猜想,该名女学生是否会有其他的接触者,或其他人传染给她。于是指挥中心决定不只追蹤其确诊前14天的接触者,更把接触日期更往前推。但由于该名日本女学生是第一次到台湾、生活非常单纯,所以即使往前追溯数天,其相关接触对象仍仅有上课的同班同学、师长,以及2位同样由日本来台留学的朋友,也就是仍然是上述123位重複的对象。

张上淳教授补充到,因此指挥中心在评估这些接触者在6月下旬、7月上旬进行PCR检测、釐清是否曾感染,检测出阳性机会极低,进行抗体检测较有助釐清疫情发展下。

便决定除了针对这123位密切接触者进行抗体检测外,同时也要求学校同步从5月到6月20日之间,校内因校安有纪录发烧、呼吸道症状的共90名师生(非接触者),共213人一併安排抽血进行抗体检验,釐清他们是否有在更早之前因感染武汉肺炎而发烧、有呼吸道症状。

5种抗体检测方式中,有2种出现伪阳性情形 交叉比对后结果皆为阴性

而指挥中心也分别透过2个实验室,用了5种不同的抗体检测方式,其中1种方法是疾管署自己开发,另外4种是市面上广泛使用、贩售,被欧美相关单位验证为合格,当中也含有宣称敏感性、特异性接近100%的检验试剂,对上述213名师生进行检测。

结果发现,当中有3种检验方式结果看起来,全部213位都是阴性;有1种厂牌的检验方法,得到是2位同学是有弱阳性的状况,可这2位弱阳性的同学,在其他4种方法都是阴性;另外,第4种厂牌,也验到另外2位弱阳性,且这2位同学在其他检验方法也都是阴性。

所以,综合判断起来可以发现,有2种厂牌各有2位的同学有弱阳性,故指挥中心认为他们都是伪阳性,因为其他厂牌都是得到阴性的结果。因此,张上淳教授表示,此一事件的抗体检验结果,就是这213位受试者他们的抗体检验都是阴性的结果。换句话说,就是这名女留学生并没有传染给同校师生,或是她的密切接触者的任何其他人,包括即使疫调中未曾跟她有接触,但同校曾经发生发烧、呼吸道症状的90名师生。

日本女留学生查无感染源是伪阳性?张上淳教授:个案不在台湾难进一步检验釐清,接触者都是阴性、未传染给任何人

中央流行疫情指挥中心专家谘询小组召集人张上淳。(卢逸峰摄)

张上淳教授也表示,假设这名日本女留学生认定她为阳性,那么就跟当时台湾国内曾有的不知道感染源的11名本土个案,不确定其感染原为何、追蹤也追不到一样。不过,上述11名台湾确诊本土个案或多或少有传染给其他人,但该名日本女留学生基本上没有传染给任何人。

至于该位日本女留学生是不是伪阳性?张上淳教授指出,指挥中心也无法完全排除,毕竟她不在台湾本地,无法进行更多的追蹤、检查,无法进一步抽血检验她是否后续会产生抗体等。不过,张上淳教授也强调,但不论如何该名日本女留学生究竟是伪阳性或弱阳性,指挥中心都做了完善的疫调,加上抗体检测,结果发现其接触者都是阴性,确实没有将疫情传出。

张上淳教授:此事件和敦睦舰队案证实抗体检验确实存有伪阳性、伪阴性的问题,结果判读一定要非常小心

而张上淳教授也分享到,若从此事件对应到敦睦舰队的抗体检测,可以发现如果单用一套的抗体检测方式,很有可能会出现伪阳性的状况。就以此次日本女留学生的213位接触者为例,在第3、第4种厂牌,就发现在213名受检验者里,分别各有2人出现伪阳性的情形,相当于1%的伪阳性。

这也证实过去提到的,没有任何一套检验试剂没有伪阳、伪阴的问题。故以1%的伪阳性状况,进一步讨论到社区要不要更广泛的抗体筛检,学界愿意去做是好事,但在最后的结果判读一定要非常小心、慎重。张上淳教授也再度重申,就以这次事件,指挥中心就用了5种试剂进行检验,非单一种,所以单用一种方式作检验时,判读结果一定要非常小心!